CELUE NEWS策略动态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1号北京来福士中心办公楼601室
邮编: 100007
电话: 010-85197758
传真: 010-85197768


略要闻 /CELUE NEWS
耿俊清:从债权人视角对三个执行司法解释的十点解读
发表时间:2016-11-25 来源:

    执行难一直是法院工作的难点和焦点,也是影响我国司法权威,制约当事人诉讼信心的关键。2016年11月8日上午10时,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关于人民法院办理财产保全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财产保全规定》)、《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变更追加当事人规定》)和《关于严格规范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规定(试行)》(以下简称《终本规定》)三个司法解释。上述三个司法解释均自2016年12月1日起施行。该三个司法解释的发布施行,将有利于破解执行难这一老大难问题,进一步切实有效地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具体而言,透露出对债权人以下有利信息。
一、多维发力,解决执行难决心越来越大。
    最高人民法院在今年4月出台的《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工作纲要》中明确提出,人民法院在两到三年期限内要完善执行规范体系,着力解决执行中因法律资源不足、法律空白,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是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人民法院工作的重中之重。该三个司法解释从不同维度发力,其着力点均为强化执行工作的保障和实效,彰显了最高法院解决执行难的决心。

                   

二、调整担保规定,方便申请保全。
    能否提供符合法院要求的担保是法院决定是否受理财产保全的关键。各地法院对是否需要提供担保、担保数额及担保方式要求不一,没有统一的规定。为减少风险,法院往往要求申请人提供较高额的担保,给申请人带来困难和不便。《财产保全规定》对担保进行了统一规定,主要体现在如下几方面:
1、降低担保门槛
   《财产保全规定》第五条:人民法院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规定责令申请保全人提供财产保全担保的,担保数额不超过请求保全数额的百分之三十;申请保全的财产系争议标的的,担保数额不超过争议标的价值的百分之三十。
2、引入财产保险机制
   《财产保全规定》第七条:保险人以其与申请保全人签订财产保全责任险合同的方式为财产保全提供担保的,应当向人民法院出具担保书。
3、明确可免于担保的情形
   《财产保全规定》第九条:当事人在诉讼中申请财产保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不要求提供担保:(一)追索赡养费、扶养费、抚育费、抚恤金、医疗费用、劳动报酬、工伤赔偿、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的;(二)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中遭遇家庭暴力且经济困难的;(三)人民检察院提起的公益诉讼涉及损害赔偿的;(四)因见义勇为遭受侵害请求损害赔偿的;  (五)案件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发生保全错误可能性较小的;(六)申请保全人为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等由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具有独立偿付债务能力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的。  
    法律文书生效后,进入执行程序前,债权人申请财产保全的,人民法院可以不要求提供担保。
 三、可书面申请法院查询被保全人的财产,提升保全实效。
    在《财产保全规定》出台前,法院往往要求申请人在申请财产保全时必须提供被申请人财产信息,诉讼保全期间法院不受理申请人查询被申请人财产信息的申请,即使具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条件的法院也只在执行中利用该系统查控被执行人财产信息。因申请人无法提供被申请人的财产信息,法院一般不予实施保全措施,从而使保全无法取得实效。《财产保时全规定》对此进行了突破性的规定,为及时有效实施财产保全提供了保障。
《财产保全规定》第十条:当事人、利害关系人申请财产保全,应当向人民法院提供明确的被保全财产信息。  
    当事人在诉讼中申请财产保全,确因客观原因不能提供明确的被保全财产信息,但提供了具体财产线索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裁定采取财产保全措施。  
    第十一条:人民法院依照本规定第十条第二款规定作出保全裁定的,在该裁定执行过程中,申请保全人可以向已经建立网络执行查控系统的执行法院,书面申请通过该系统查询被保全人的财产。  
    申请保全人提出查询申请的,执行法院可以利用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对裁定保全的财产或者保全数额范围内的财产进行查询,并采取相应的查封、扣押、冻结措施。  
人民法院利用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未查询到可供保全财产的,应当书面告知申请保全人。

                 

四、明确裁定和执行时限,遏制怠于执行现象的发生。
   《民事诉讼法》对只对诉前保全裁定作出时期及执行有所规定,但对诉讼中财产保全未作规定。特别是在裁定由审判业务庭作出,执行由执行局统一实施的法院,由于衔接不畅等种种原因,常常使财产保全裁定久拖不执。现《财产保全规定》不仅对裁定作出期限予以规定,同时明确规定了裁定的执行时限,这将有利于遏制“不执行、执行慢”现象的发生。
   《财产保全规定》第四条:人民法院接受财产保全申请后,应当在五日内作出裁定;需要提供担保的,应当在提供担保后五日内作出裁定;裁定采取保全措施的,应当在五日内开始执行。对情况紧急的,必须在四十八小时内作出裁定;裁定采取保全措施的,应当立即开始执行。
 五、明确申请执行人的变更、追加情形,维护权利承继人的合法权益。
    现实中经常出现作为申请执行人的公民因死亡、宣告死亡、宣告失踪、离婚,法人或其他组织因终止、合并、分立及申请执行人将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依法转让给第三人等情形,从而产生权利的继承、继受、受让等法律效果。《变更追加当事人规定》明确规定了上述继承人、继受人及受让人可在执行程序中直接申请变更、追加其为申请执行人,为实现其权利提供了便利。
六、增设被执行人的变更、追加情形,有效保障债权的实现。
    变更、追加当事人是指在执行程序中,变更或者追加第三人为申请执行人或被执行人的一项制度。这项制度在反制规避执行、迅速实现债权、减轻当事人讼累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当前,相关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在这方面有所涉及,但条文过于粗疏,难以满足实际需要。实践中,借助违规注销企业、滥用公司有限责任等方式逃避债务、规避执行的情况时有发生。因现行法律、司法解释对此没有明确规定,导致各地法院做法不一,出现违规变更追加或者该变不变、该追不追的情况,既不利于有效打击规避执行、充分保护债权人利益,也不利于法律适用的统一,影响了司法权威的树立。
   《变更追加当事人规定》明确增加了现实需求迫切、法律关系简单、易于审查判断的几种变更追加被执行人情形,主要包括变更追加瑕疵出资有限合伙人、对瑕疵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公司发起人、出让瑕疵股权的股东、违规注销企业的清算责任人、承诺对被执行人债务承担责任的主体、无偿接受行政命令调拨财产主体、财产混同的一人公司股东等,以对逃避、规避行为形成精准打击,有效保障申请人债权的实现。
七、规定可对被变更、追加的被执行人实施财产保全,为实现债权提供保证。
   《变更追加当事人规定》不仅规定了直接变更、追加被执行人的情形,而且规定了在申请变更、追加期间对被申请人进行财产保全,从责任主体的追及和执行保障方面维护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变更追加当事人规定》第二十九条:执行法院审查变更、追加被执行人申请期间,申请人申请对被申请人的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的,执行法院应当参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的规定办理。申请执行人在申请变更、追加第三人前,向执行法院申请查封、扣押、冻结该第三人财产的,执行法院应当参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的规定办理。
 八、严格规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要件,防止随意终结执行。
    2015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在制定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时,对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制度予以正式规定。因篇幅限制,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对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具体标准、程序及其后续管理等系列问题都没有规定。实践中,各地法院存在适用标准过宽、程序过于简化等不规范问题,一些本不该进入该程序的执行案件被当作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处理,加之案件管理缺位,退出机制不畅,严重损害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破坏了司法公信力。
     为切实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避免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滥用,杜绝个别法院借此大甩包袱、逃避职责,《终本规定》对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要件做了严格要求,可以分为程序性要件和实质性要件。程序性要件包括:已经采取了发出执行通知、责令被执行人报告财产等必要的执行措施;已经依法对被执行人采取限制高消费及非生活或者经营必需的有关消费、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惩戒措施;执行案件立案后已经超过特定期限;对于下落不明的被执行人已经依法予以查找,对妨害执行的相关人员已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已将相关信息告知申请执行人并听取意见等。实质性要件是指已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者发现的财产不能处置。
    《终本规定》还对财产报告事项、穷尽财产调查措施等设置了近乎苛刻的细化标准,包括要对虚假报告、逾期报告予以惩戒,对被执行人的存款、车辆及其他交通运输工具、不动产、有价证券等财产情况通过网络和传统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全方位查询,对申请执行人的财产线索予以核实,必要时采取搜查、审计、悬赏公告措施等。通过严格把控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的认定标准,进一步统一执法尺度,充分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九、畅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的恢复机制,维持生效裁判的执行力。
    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是程序性终结,暂时性终结,而非实体上的彻底终结,一旦发现被执行人具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应当依法及时恢复。《终本规定》明确,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可通过两种途径恢复执行。一是申请执行人可以提供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向人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人民法院经核查属实的,应当恢复执行。二是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的五年内,人民法院应当每六个月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查询一次被执行人的财产,发现财产符合恢复执行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依职权恢复执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原诉讼保全继续有效,并可以进行续保或实施新的保全措施。通过畅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的恢复渠道,切实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十、完善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的救济管理,避免一终了事。
    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人民法院还要进一步完善对此类案件的救济管理。一是明确异议制度,充分权利救济。《终本规定》明确,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违反法律规定的,可以提出执行异议,人民法院将依法予以审查。二是建立案件信息库,接受外部监督。《终本规定》明确,最高人民法院将建立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信息库,并通过该信息库统一向社会公布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的相关信息,接受当事人和社会的监督,以公开促公正。三是强化执行联动,防止恶意逃债。最高人民法院要将相关案件信息通过网络推送给相关联动单位,限制被执行人的高消费及非生活或者经营必需的有关消费,防止恶意逃债行为,促使被执行人主动履行。四是明确单独管理,继续财产查找。《终本规定》明确,对于已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案件,应当建立单独管理制度,通过专门数据库予以集中管理,定期查询财产,及时恢复执行,避免一终了事,推卸责任。

  

耿俊清  诉讼仲裁部主任、管理委员会委员
    耿律师从事律师工作前有三十年的法官工作经历。曾长期从事民事商案件审理工作并担任业务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政府法律顾问、党校客座教授等,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知识和丰富的实务经验。

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1号北京来福士中心办公楼601室 | 6/F Raffles City Beijing Office Tower,NO.1 Dongzhimen South Street,Beijing 100007 PRC 010-85197758  www.bjcelue.com
致力于提供有智慧的法律服务方案 Provider of enlighted legal solutions